欢迎来到南宁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通信

九阳剑圣二百二十一章前往秦城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九阳剑圣 二百二十一章:前往秦城!

阳顶天将手伸进她的酥胸内,温柔地揉捏她的豪硕,柔声道:“还有,就是好好地爱你。”

秦梦离抬起头,在阳顶天嘴唇上吻了一口,然后将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道:“你这小冤家,看看你这一口咬得多狠,这道疤以后去不掉了,难看死了。”

“好一辈子都去不掉。”阳顶天柔声道:“再过几年,就算你一脸都是这样的疤,我也依旧会爱你一辈子。”

“那我要是现在一脸疤,你就不爱了吗?”秦梦离娇声道。

“如此美色,重要让我好好享受几年吧。”阳顶天道,然后对着她的小嘴深深吻了下去。

一边深吻,一边将手伸进她的裙子,摸进她私密的地方。

“你这死鬼,刚刚醒过来,就不想好事。”秦梦离颤声道。

“我是个浪子,哪怕要死了,只要想睡你,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都要睡你……”阳顶天喘息道。

然后猛地将她按在床上,掀开裙子,撕掉里面的内裤,猛地压了上去。

*******

接下来几天内,阳顶天度过了有史以来放荡形骸的日子!

当然,她和秦梦离并没有日日肉战。实际上这几天,二人的床榻之欢仅仅只三次。

第一次鞭打捆绑,第二次滴蜡和窒息,第三次则是比的温柔。

剩余的大部分时间,两个人在榻上下象棋,下围棋。有些时候。加上苏媚一起斗地主。

没错,阳顶天把扑克牌也造出来了。

阳顶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完过着酒池肉林的生活。

虽然仅仅之交欢了三次,但是两个人完**睡在一起。

有一次,秦梦离法入睡供过于求的商品占86.3%,阳顶天尝试讲了地球上的一个故事。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天睡觉之前。阳顶天至少要讲两个小时的故事。

从改编后的聊斋,将到改变后的琼瑶,再到白蛇传。

后,完定格在童话故事上。

这让阳顶天非常错愕,这个人尽可夫的女王秦梦离,竟然爱听的就是童话故事。而且每次听通话故事的时候,她的美眸中竟然露出了一丝孩子般的纯净。也正式在这个时候。阳顶天才觉得她多了一分可爱。

本来,苏声称自己刚刚戒掉了一些不好的习惯媚作为贴身侍女。阳顶天和秦梦离做事的时候。她也是要光着身子在后面推屁股的。但是秦梦离始终没有让她一同侍寝,只要两个人**蜜爱的时候,房间内就只有两个人。

******

这段时间内,秦梦离对阳顶天已经越来越迷恋,越来越依赖。

她已经完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变成了一个陷入恋爱之中的小女人。

她的目光从风骚变得纯洁暇,她的声音从沙哑变得娇嫩,她的打扮越来越保守。越来越娇嫩。她越来越容光焕发,越来越绝美双。

短短几天内,阳顶天感觉到她仿佛年轻了好几岁,身上风尘和沧桑味几乎完散尽。

阳顶天没有问任何关系天地级玄火地图的事情。他绝对不能问。一旦问了,就会立刻引起怀疑,那么所有爱恋就会瞬间崩塌,转化成为穷尽的恨意。

阳顶天必须表现出对她毫保留的爱,完欲求,没有任何贪图的爱。

*******

时间过得飞,秦梦离必须动身前往西北秦城了,因为距离她兄长,秦城主君,西北大陆的霸主秦万仇五十岁生日,已经仅仅不到半个月了。

本来好几天前她就应该出发了,可是当时她和阳顶天相爱得蜜里调油,分分秒秒都舍不得分开,所以一拖再拖。而她的丈夫,西州城主已经过来催促许多次了,现在终于没法再拖了。

所以,秦梦离决定明日起身,前往西北秦城。

当天晚上,阳顶天和秦梦离两人极尽缠绵,两个人如同蛇一般交尾,数次登上情与欲的巅峰。

然后,秦梦离躺在阳顶天的怀中,两个人依旧**交缠。

“沈郎,回到秦城后,我安排你进秦城高层好吗?”秦梦离忽然柔声道:“我将你安排到秦怀玉身边,日后他走了秦城主君之后,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阳顶天直接摇头道:“我没有兴趣。”

然后,阳顶天表现出意兴阑珊的模样。

敏感的秦梦离立刻发现了爱人的低落,赶紧缠了上来,柔声道:“郎君,你有心事?”

阳顶天道:“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你说嘛,和你的心肝宝贝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秦梦离撒娇道。

“你爱我吗?阿离?”阳顶天问道。

“爱,当然爱……”秦梦离娇声道:“郎君,你再问这样的话,我生气了啊!”

“西北秦城我肯定呆不惯,我的理想去寻找这个世界的终极真相,还有好好地爱你,一辈子和你在一起。”阳顶天柔声问道:“阿离,你愿意抛弃一切,我和一起流浪,一起走到天涯海角,一去起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吗?”

秦梦离顿时一呆,一下子顿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说实在话,她虽然口口声声说聊,口口声声要寻找刺激。但是让她放弃这荣华富贵,这锦衣玉食,去和阳顶天流浪天下,历经风霜,她真的是做不到。

“你不愿意对不对?”阳顶天苦涩道。

秦梦离脸上的神情顿时加地为难,然后离开阳顶天的身体,背对着阳顶天侧身躺下,道:“沈浪,我们先不说这个好吗?天色不早了,睡觉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前往西北秦城。”

阳顶天在床的另一边躺下。

顿时,一夜声一是抓好重点地域的开辟。这段日子,这对男女还是第一次没有相拥而眠。

*****

次日,秦梦离带着浩浩荡荡上千名骑兵,押运着几十只大车离开西州城,前往西北秦城。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补偿心理,又或者是想要让阳顶天尝试到权力的滋味,阳顶天区区一个大玄武师竟然成为了这支千人骑兵队伍的首领。

不过离奇的是,燕别情竟然成为了这支骑兵队伍的副首领。不过他的职位不是秦梦离安排的,竟然是西州城主,秦梦离名义上的丈夫安排的。

这一日,阳顶天也终于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西州城主,是一个长相非常英武逼人的中年男子,不管是作为西北秦城的女婿还是西州城的城主,他都要去参加秦家主君的五十大寿的。

不过和这个绿帽城主,阳顶天只是匆匆见了一面。这个英武的城主连正眼都没瞧阳顶天一下,直接就在众人的拱卫下,进入了第二辆富丽堂皇的大马车。

而阳顶天作为骑兵首领,做做样子也要在外面骑马而行。

忽然间,西州城主的大马车掀开一道帘子,朝外面的燕别情说了几句话,然后又将帘子拉上。

紧接着,燕别情纵马来到阳顶天的身边吗,和燕别情并骑而行。

“燕统领,有事吗?”阳顶天皱眉问道。

“沈兄是哪里人?出自何门何家啊?”燕别情问道。

阳顶天淡淡望去一眼,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敌意道:“燕统领,我想这不关你事吧。”

燕别情顿时晒然一笑道:“倒没错,这确实不关我事。不过叶城主让我转告你几句话。”

叶城主?阳顶天顿时微微一愕,秦梦离的丈夫竟然也姓叶,不知道和白云城的少主叶枫有什么关系。

“说。”阳顶天淡淡道。

“他说,秦夫人仅仅只是贪玩而已。若有人不知进退的话,那到时候连怎么死都不知道。”燕别情道。

“这是威胁吗?”阳顶天目光顿时微微一缩。

燕别情微微笑道:“我只是转告而已。”

接着,燕别情道:“不过我倒是想要告诉沈兄,之前确实有两个秦夫人的面首备受宠爱,所以生出了别样的心思。结果这两个人,其中一个被阉了送进下贱的妓院做了男妓,而且接的都是粗鲁的男客。还有一个,活活被扒皮而死。”

阳顶天微微一笑道:“多谢燕兄告知。”

“不客气。”燕别情笑道,然后纵马离开。

这两个人两两相憎,也不用做戏,巴不得离开得远远的。

接下来两日内,也一直都相安事。

尽管西州城主通过燕别情的嘴对阳顶天发出了死亡威胁,但是这两日倒没有对阳顶天做出什么举动。

而秦梦离不知道是因为丈夫在身边,又或者是众目睽睽之下,又或者是因为因为阳顶天逼着她表态,所以始终没有让阳顶天登上她的马车,甚至阳顶天都不曾接近过她。

而对阳顶天这个名义上的千人骑兵统领,所有的人也都敬而远之。

两日间,一行人赶路六百多里。按照这样的速度,大约还有六七天就到西北秦城了,赶上秦城主君的大寿还来得及。

又过了两日,阳顶天所在的队伍追上了另外一支队伍。

这支队伍同样浩浩荡荡几百人,而且鲜衣怒马,同样押着几十辆大车,旗帜上绣着雪白的苍鹰。

真是冤家路窄,这是白云城的队伍。

作为西北大陆名义上的二号势力,而且是西北秦城的姻亲,白云城理所应当由城主叶城亲得到了高管团队的交口赞誉。并顺利推向市场自率队前往西北秦城祝贺。

西宁哪医院治疗妇科好
石家庄治疗盆腔炎医院
新生儿受凉感冒怎么办
Tags:
友情链接
南宁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