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南宁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数码

九幽大帝无言的默契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九幽大帝 138 无言的默契检查施工单位工程竣工报告

“咚,”一声沉闷雷响,数道金色雷光纵贯天地,在青绿色的草地上轰出一道道焦黑大坑,更有数道雷电劈落至人群中,不少修者变成焦炭跌落半空,紧接着大片深红的毁灭之火铺天盖地而來,

密集的人群顿时化作鸟兽散,原本防守严密的阵线立时露出数个空位,天璇宗弟子立即抓住机会冲出了包围圈,兰牧骑着大黑鸟跑在最前面,几乎所有天璇宗弟子都在为他殿后,或是说在保护他手里的龙涎果,

一道天火从天而降,吴三右手一旋,凝出一面不大的土盾,胖子抓起土盾一角直接对着天火扔了过去,

“噗”一声轻响,天火直接烧穿土盾冒了出來,兰牧一惊立即拉着大黑鸟转向,躲开了天火下坠的位置,

然而天空像是下起了火雨,一道道火光坠落天空,喷在大地上燃起一片大火,将整个空间都便成了火的世界,更为可怕的是他们的身后,虚无的混乱空间正一步步蚕食着这个世界,几乎沒有人能够从那空间风暴中存活下來,

“你这只鸟怎么跟沒吃饱一样,飞的这么慢,快让它往前冲啊,”胖子坐在后面急的满头大汉,看那样子恨不得替大黑鸟拍两下翅膀,

兰牧沒好气道“你还好意思说,你一个人顶了三个人的重量,它已经严重超载了,能飞快才怪,要不,你跳下去自己用两条腿跑,”

被兰牧这么一说,胖子紧忙摇了摇头,这一路杀來,他挪动着三百多斤的肥肉,早就累的气喘吁吁,哪儿还有力气自己跑,胖子紧忙又给大黑鸟的翅膀加了两个疾风术,为了减轻重量,提起所剩不多的灵力也给自己加一个疾风术,

和胖子这么一吵,兰牧反倒有些心虚了,莫非真是大黑鸟沒吃饱,这几天大黑鸟都是和柳玲在一起,也不知柳玲是否喂过大黑鸟,喂的又是什么,一般人可不会买灵谷装在储物袋里备用,

想到此处兰牧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个小麻袋,就要准备喂大黑鸟一把灵谷,谁知他把麻袋翻了一遍,竟然沒有灵谷了,

这时大黑鸟的速度又降了一分,显然累的够呛,刚才就一直在驮着柳玲在战斗,现在又要背着胖子这么一位重量级人物逃命,就算他是军中悍骑,也撑不住这种负重训练,

兰牧心中一急,取出一枚化气丹给大黑鸟喂了下去,原本大黑鸟发现嘴里被塞了一个糖豆大的异物还有些不满,但舌尖舔到灵丹的丹香,顿时独眼一亮,整个鸟身都要舒爽的软了下去,兴奋的啼叫一声,

大黑鸟连嚼不嚼就将灵丹吞入腹中,随着鸟腹中升起一股暖流,拍打的双翅也渐渐有力起來,

“你看,我说的沒错吧,这只鸟压根就沒吃饱,哪儿有力气飞,”胖子大喊道,

“你哪儿那么多废话,赶紧把这些骨鸟赶走,”兰牧取出黄金弓,当做长枪扫飞一只胡乱撞过來的骨鸟,也不知是否因为受到血炼之地行将毁灭的影响,这些骨鸟突然沒有了方向感,胡乱的四处飞翔,有好几只差点撞上他们,

胖子也知情况紧急,在后面挥舞着大盾保护大黑鸟的两翼,然而骨鸟的数量实在是太多,加上从天空落下來的毁十五以来灭之火,密集的队形顿时被冲散了个七零八落,兰牧和柳玲在吴三的带领下,直接钻进了迷雾森林,

吴三靠着几十年的经验领着三人在迷雾森林里前行,但迷雾森林被毁灭之火破坏的十分严重,大量地标被破坏,吴三也只能勉强认出一个大致方向,但天火同时也驱散了浓雾,让众人得以看清地面景物,

“你那个吴师兄到底行不行,我怎么感觉他在带着我们绕圈,要不要换我來领路,”说着胖子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个八卦盘,装模装样的举着八卦盘來回测了两下,

“我怎么感觉你更不行,你那八24小时卦盘上的指针都快转飞了,这也能指路,”兰牧看到八卦盘上的指针左右摆动厉害,根本沒有一个准头,

“这就是你不懂了,天机命数皆在五行八卦之内,阴阳分割,万变不离其中,无论风水还是趋吉避凶,哪一样不是遵循命理,尤其是探穴定位更是考验功夫,别的胖爷不敢说,但找风水宝穴,绝对是一流,”胖子得意的掂了掂大肚子,

“不用吹了,我知道你是挖坟的,”兰牧盯着周围迷雾,时刻提防偷袭,

“什么叫挖坟,那叫研究历史,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胖爷我将來可是要修一部集合古今历史的通天博典《大同正史》,”胖子说话掷地有声,配上他那庄严的表情,显得十分崇高,看的兰牧一愣一愣,

“什么时候盗墓贼也有这么崇高的志向了,”兰牧心中暗暗想着,

“有人,小心,”在前面引路的吴三忽然止住身形,低声提醒道,

兰牧和胖子皆是收住口,屏气凝神的盯着前方的薄雾,雾气中有几道身影若隐若现,不知是敌是友,

当两道一高一矮的身影出现在前方时,凝出土盾提防的吴三顿时降僵在那里,浑浊老眼中闪动着透明的水光,手中土盾随着他的呼吸轻轻颤抖,

见到此二人,兰牧也是一愣,竟是之前被黑绿怪龙追袭,失散的板寸头和闷葫芦,两人身上多有伤痕,衣服也有些许被烧过的痕迹,显然这一路他们走的也并不顺利,

随后兰牧就看到了扶着大个头走出來的副队长姚静,大个子已经历任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副庭长、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副院长、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醒了过來,但脸色苍白,状态并不是很好,

兰牧压下胖子高举的大盾,示意胖子是自己人后,从大盾后面走了出去,“姚师姐,沒想到我们还能见面,上回…”

“咚,”一声闷响打断了兰牧的话,吴三手中土盾掉落在地,却浑然不知,而是横流着一行老泪,默默注视着眼前的这四人,尤其是在见到姚静后更是激动的难以言语,

兰牧发现吴三师兄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隐隐觉得他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现在情形刻不容缓,他们需要马上离开迷雾森林,回到初始地,离开血炼之地,

“吴师兄,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姚师姐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这个血炼之地就快要毁灭了,”兰牧说道,

吴三用破损袖子擦去眼角泪水,含糊道“是啊,先离开这里再说,”

姚静皱着秀眉看了一眼吴三,也是点了点头,

一阵轻风从前面吹來,胖子的大鼻孔嗅了一下,顿时面色微变,偷偷打量起眼前这四人,

兰牧驾驭大黑鸟飞了起來,胖子顺势往兰牧后背一靠,低声道“这几人有问題,我闻到了死尸的味道,”

兰牧豁然转首看向胖子,眼神中尽是怀疑之色,但看着胖子笃定的眼神,想到胖子的职业经常和死尸打交道,兰牧心里又有些嘀咕起來,因为之前他就对姚静他们心存疑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很快这只队伍又重新起航了,在吴三的引领下,由驭兽师板寸头和柳玲打头,胖子和吴三举盾守中,众人一直向北面穿行,

途中遇到几波迷路的他宗弟子,见兰牧这方足有八个炼气十层高手,远攻近守配备有序,便明智的选择从另一个方向离开,并沒有招惹这支队伍,毕竟大家现在最为迫切的事情是逃离这里,

一路上,兰牧一直注意吴三的表情,渐渐的他发现其中确实有很大问題,吴三对姚静他们太熟悉了,熟悉到甚至沒有一点交流和了解,就准确的将他们安排到最合力的位置上,

整个队伍呈现出來的战斗队形十分协调,看上去不是兰牧将姚静他们吸纳进來,而是兰牧、柳玲和胖子三人加入了由吴三领导的一支探险小队,

兰牧忽然想起,姚静曾说过他们一直在迷雾森林里找他们的队长,而这位队长也叫吴三,虽然两个吴三年纪差了几十岁,但两个模糊的身影却在兰牧脑海中重叠在了一起,一瞬间兰牧想通了很多事情,

从第一次与姚静相遇开始,很有可能那时姚静就是顺着吴三留下的印记追寻而來,在被黑绿怪龙袭击时,黑绿怪龙沒有去追袭人多的姚静他们,反而來追袭只有两人的兰牧和柳玲,就曾让兰牧疑惑不解,

还有两个吴三同名同姓,修炼的同一种土属性灵力,擅长土盾、土墙等防御招数,巨大的年龄差距,种种情况叠加在一起,似乎事情变得有些复杂难解,但若以姚静等人是死尸复生,记忆停留在数十年为前提,一切似乎又可以说通,

回想起吴三见到姚静时不一般的表现,兰牧觉得或许这次真让死胖子说对了,心中不由紧张起來,手心渐渐微湿,

兰牧压下心中的惊慌,默不作声的跟着队伍前进,胖子提着大盾紧张到了极点,四具炼气十层还有明晰意识的死尸,若是真打起來,可真不好说胜负,

当队伍行进至迷雾森林边缘,眼看着就要从稀薄的浓雾中冲出去时,兰牧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疑问,拉住了吴三的胳膊,这时姚静等人也停下脚步,双方相互对视,一时竟无人说话,

郑州男科治疗医院
贵阳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许昌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Tags:
友情链接
南宁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