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南宁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软件

海底捞针求好文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1次
“海底捞针求好文,隔天联系盯着人,几经修改作品成,选刊一转没了门……”这两天,《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率先开炮,将文学选刊不打招呼马上转文、顺手牵羊伤害原刊的作法推上“曝光台”,并声明《收获》将对文学选刊关上转载大门,一时间,保护原创文学期刊权益的呼声在文学界高涨起来。

“炒菜的”敌不过“摆席的”

文学选刊缘何惹人大动肝火?

“文学原刊发行量日渐萎缩,与选刊挤压关系很大。”《十月》副主编宁肯注意到,很多发表于《收获》、《十月》、《当代》等原创期刊的作品,常会被文学选刊同步转载,以致不少读者都已习惯直接买选刊、不再翻原刊,前者的发行量因而屡屡高过后者。

《文学界》执行主编王开林直言,我们每家每户辛辛苦苦在“炒菜”,他们却从中迅速挑走各家的佳肴,在第一时间集各家精华于一桌,这显然更易吸引读者。“问题是,如果大家都去轻松办选刊,还有谁来发掘文学新人、新作,选刊又从何做起?”《北京文学》执行主编杨晓升认为,大家应该先培育这个市场,然后才能对它进行开发与利用。

宁肯还透露,今年以来,不少文学刊物都提高了稿酬标准,《十月》便已由此前的千字60元至100元变成千字400元,但文学选刊还在延续此前千字 0元至50元的标准,它们转载时提供给原刊编辑的费用则更少。个别选刊还时常未经作者和原刊同意便擅自转载文章,事后也不寄送样刊和稿费,对原作者极不尊重。

不戴“紧箍咒”,选刊很“悟空”

不过,很多人对《收获》谢绝转载的办法也有所保留。

“文学选刊有其正面作用。”文学评论家白烨指出,我国文学刊物太多,甭说一般读者,就是文学圈的人,也常常不知道哪些作品更值得看。选刊先筛一遍,大家能就每年每月的好作品集中浏览。如果一本一本去看原刊,需要盯、买、借,相对不便。《人民文学》执行主编施战军也表示,很多作者和刊物其实乐意文章被转载,这是扩大其传播力和影响力的途径,“关键不在于谢绝转载,而是形成有序转载的规范。”

选刊负面效应的突然发酵,与其生小的也有8岁了。说起两个女儿存环境有关。据施战军分析,大多选刊都是自收自支,没有政府拨款,随着选刊越来越多,它们之间的竞争也越发激烈,同步转载、低稿酬等无序竞争的状况便越发严重。

事实上,一些规范的选刊在转载其他刊物文章之时,不仅会征得原创同意,向其支付一定稿酬,还会保持一定的时间间隔,但它们并不足以带领大家确立起行规。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十二条规定,作品在期刊刊登后,“除著作权人声明不得转载、摘编的外,其他报不仅可以连续持球杀到篮下将皮球送进篮筐刊可以转载或者作为文摘、资料刊登,但应当按照规定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杨晓升认为,在报刊稀少的年代,这一规定有利于让优秀的作品进入更多公众的视野,但在报刊繁多的当下,它却给原创权益的保护增加了困难。

备受冷落的“文学保姆”

其实,原创权益的保护并不仅仅停留在选刊转载的层面。“就目前来看,它至少包括网站转载、期刊转载、图书出版、影视改编四大方面。”施战军认为,对于原创者、原作刊发地和转载改编方之间的权益和关系,亟须从法律法规的层面加以梳我们通过具体例子、数据来说明、论证我们的观点和判断。我们希望每句话都言之有据理和厘清。

杨晓升对此表示认可。他解释说,长期以来,原创文学期刊就像文学的保姆,从发掘新人、推出新作等方面支持着文学的发展,然而,期刊编辑们付出辛劳,协助作家打造出好作品,此后的出版、转载与改编,他们连知情权也没有,更别说获得相应回报。程永新也举例说,六六的新作《心术》在《收获》发表前,社长、主编、责编们经过了认真审阅、商讨和提议,六六删改三次,才最终将其推向市场,但它被改编成电视剧时,却与《收获》没有发生任何关系。

“在国外,作家的作品被再度出版或改编,总是绕不开最初的刊发方,国内却并未形成相应的制度。如果规范的秩序和奖励的制度长期缺位,我们含辛茹苦推出的作品,别人轻而易举就能拿过去,这对埋头实干的人显然是很大的伤害。”施战军说。

(编辑:李央)<为什么有如此之影响力呢?/p>乳腺增生用什么好
银川妇科医院地址
金华牛皮癣医院地址
重庆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经期延长喝什么好
上饶白癜风好的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南宁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