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南宁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职场

九幽大帝险境逃生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九幽大帝 172 险境逃生

刑刚猛吐一口鲜血,整张脸白的跟纸张一样,但他硬是顶住了炎魔轻飘飘的一击,背着如山重的手掌停在半空。

炎魔一击未果,愤怒的抬起数米大小的手掌,再次猛力拍下,滔天烈火熊熊燃烧,随着他的手掌再次盖向渺小的刑刚和幽兰牧,强烈的威压将附近泥土向下强压下一掌深。幽兰牧双腿深曲,几乎没有站起来的力量。

但层层空间之力已经从悠悠身上冒出,将他们两人包裹在内,随时都有破空而去的可能。只是他们还需要一点时间,需要等待悠悠将空间之门构建出来。

刑刚缓缓抬起下巴,感受着幽兰牧周围波动越来越厉害的空间之力,已然明了幽兰牧的打算,低声自道“师兄说的没错,你果然是拥有大气运的人。”

“李牧!”刑刚豁然睁目盯着幽兰牧,从发丝间流下来的血线模糊了他的眼睛,却挡不住他眼中的精芒。

幽兰牧咬着牙抵抗这股威压,费力的伸出右手,想要抓住刑刚,喊道“刑师叔,快抓住我!”

“看好了,这招三才归元剑是天璇宗镇派绝学,你能领悟多少就领悟多少,一定要活下去,重建天旋道统!”刑刚豁然转身,直面擎天而落的火掌,三柄灵剑在他头顶和双肩处静静悬浮,平静的面对即将到来的惊天一击。

刑刚缓缓张开双臂,衣袖在强风下猎猎作响,双臂慢慢向上高举合拢詹姆斯马上以一个左手抡扣还以颜色。,三柄灵剑绽放出数倍于之前的明光,随着刑刚慢慢合拢双掌,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三柄各自独立的灵剑竟然相互融合归于一体。

霎那间,新生成的灵剑爆发出极具威势的灵压,阵阵灵力波纹从剑体内震荡而出,划过幽兰牧身侧,让幽兰牧心神一震,这…竟是宝器的威势,三柄灵器灵剑归为一体后竟然变成了一柄宝器宝剑!

“杀!”刑刚徒然高喝一声,将所有灵力灌入宝剑内,宝剑鸣声大作,化作一道流光冲向炎魔拍下来的手掌。

“刑师叔!”幽兰牧大声呼喊,眼睁睁看着锐利剑光破开火焰冲了进去,很快刑刚的身影就慢慢消失在合拢的火焰中。巨大的手掌没有任何停留不断向下拍落,刑刚的攻击甚至连让它停滞一下都没有做到,但还是在幽兰牧心里留下一道难以抹去的记忆。

“我闪!”在炎魔手掌落下来之前,悠悠终于完成了空间之门的构建,带着幽兰牧从原地消失,直接闪入空间之门内。

“轰!”巨大的火焰手掌拍落在地,卷起层层味甘土浪,淹没不知多少魔族。

“想跑?”炎魔冷笑一声,强力从空间裂隙中挤出就要紧追而去,可当他伸出手要在悠悠消失的位置重新打开一道空间之门时,忽然空中闪过一道金光,“叮”一声锐响,一根金色短箭斜插在炎魔的脚前,上面还沾染着一些艳红的血迹。

炎魔看了眼那只比他脚趾甲还要小的短箭,将目光移到他的手掌上,只见粗厚的手掌上被射出了一个血洞,刚才那只短弩竟然破开了他的防御,给他本体予以实质性的创伤,虽然这点伤微不足道,但这他看来是对炎魔威严的**裸挑衅。

炎魔豁然抬起头,顺着金色短弩射来的方向望去,只见高空上方站着一名年轻的人族修者,最为明显的是他的右脸上有着明显的深蓝幽纹,此人正是之前夺走埃尔斯火种的那名元婴期幽兰人。

青年的衣袖有些灰渍,但却并不狼狈,神态自然,还拿出一面纸扇轻轻摇摆,似乎之前追击的那两名元婴期魔族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麻烦,存放该疫苗并负责疫苗试验的医院发言人日前表示甚至连他的衣服都没有受到一点损伤。

“被诅咒的一族,你可知你攻击的是谁?你可知你犯下了何等大罪!”炎魔震声怒吼,隆隆回音传出顺千里外,惊的不少人驻足凝望,随后加速逃离。

“我幽兰族连天都不怕,还会怕你这个魔头吗?别人不知你炎魔,我却十分清楚,你的本体很强大,是深渊界最强大的十大魔尊之一,但你的身体还被封印着,现在的你只不过是逃离出来的一缕神识,战力嘛,也就是一般般了。”青年轻摇着扇子说道。

炎魔大怒,何时有人敢如此羞辱于他,向天空打出一记猛拳,粗壮的黑色气柱拔高而起,被幽兰年青急速躲开。幽兰青年没有去硬接炎魔的攻击,只是一直游弋在炎魔外围,不断进行骚扰。

多次攻击未果后,炎魔冷声道“该死的幽兰人,你既有与我正面对拼的实力,为何要像那些胆小鬼一样四处逃跑。”

幽兰青年摇扇道“我为什么要和你厮杀,我只需要拖住你就可以了,杀了你我能得到什么,一堆烂石头,还是一缕细小的神识。”

炎魔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他知道眼前的幽兰人是在阻止他去追那名逃走的幽兰人,可这变相的阻止了他追寻悠悠,一时间无法摆脱对方的干扰,炎魔愤怒异常,寒声道“你彻底惹怒了伟大的炎魔,有胆量就把你的名字报上来。”

“想要请我喝茶吗?可是我只跟美女喝茶谈心,你长得太丑,我看喝茶还是免了吧。”幽兰青年大笑道。

炎魔被气的重重怒哼一声,鼻孔吐出两团浓浓的白气,然而让炎魔意外的是,幽兰青年又合起纸扇,说道“我叫幽兰长空,好好记住这个名字吧,将来这个名字将会传遍九天十地,随随着幽兰族的崛起被世人所熟知。”

“哦?你还真敢放大话,一个连神格都没有的小鬼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炎魔讥笑道。

幽兰长空丝毫不以为意,而是微笑道“当我成就神格之位,苍穹之下将不再会有人是我的对手。”,幽兰长空背着手挺直了脊梁,一股傲然之气透骨而出,给他俊朗的外表平添一抹枭雄之姿。

炎魔愣了一下,随后嘴角翘起一抹危险的弧度,“好大的口气,那就让我现在来试试你到底有多大本事!”,炎魔浑身冒出炙热火焰,踏云腾空扑向幽兰长空。

幽兰长空目中寒芒闪动,清笑道“也好,就让我陪你玩上两招。”

一红一白两道光芒极速对撞在一起,一时间天崩地裂,形如末日临世……

数千里外,地下三百丈,熔岩遍地的世界内,一道空间之门突兀的出现在半空,悠悠托着幽兰牧从空间通道内跳了出来,因为眩晕的关系,幽兰牧脸色十分惨白,这次传送距离之远,幽兰牧快要将他胃里的东西吐出来了。

若是让掌门和刑刚师叔看到一定会痛骂他给师门丢脸,作为天璇宗仅有的两名核心弟子之一的幽兰牧,竟然会对远距离空间传送眩晕呕吐,真是大失礼仪。

悠悠在将幽兰牧从空间之门内拖出来后,重新钻进空间之门里的空间隧道中,从里面又拖出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是在之前战斗中被破军收入天魔甲内的大黑鸟和小黑豹。在穿梭空间的过程中,天魔甲突然将两位住户给吐了出来,着实吓了幽兰牧一跳。

现在幽兰牧身上的天魔甲已经碎裂了一大半,残骸全都散落在空间隧道内,仅挂着一小部分残骸还挂在幽兰牧的身上。

幽兰牧深吸两口气,压下胃中的不适,打量了周围,充满硫磺味的熔岩世界让他感到格外熟悉,幽兰牧相信如果他没有判断错,他们应该是来到了天璇宗山脉下的火焰地狱。幽兰牧有些愕然,悠悠怎么把他带到这里来了。

随后很快幽兰牧就知道了原因,原来在他走后,悠悠饭量见涨,云丹很快就被她吃光了,加上天璇宗要进行迁宗,李一山几乎是顾不上悠悠的日常生活,悠悠就开始自己找东西吃,最终被她发现了这么一处地方,而她的食物就是这里的火莲。

悠悠一到火焰地狱就开始寻找火莲,虽然幽兰牧不知道她那扁小的鼻子是怎么闻到火莲的味道,但她直接把空间之门开在熔岩上方,她只需从空间之门伸出手臂就能采摘到火莲,可谓极其的方便,不得不说为了吃悠悠真是动了一番脑筋。

看到悠悠为了吃火莲忙的乐此不疲,幽兰牧疲惫的坐到了地上,经过这一番生死逃亡他的灵力和精力都早已到了临界点,但幽兰牧还是强撑着精神在识海内呼唤破军,天魔甲破损如此严重,让幽兰牧十分的担心。

“破军?破军?”幽兰牧呼唤数声,破军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这让幽兰牧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就在幽兰牧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一声低沉的轻叹声,幽兰牧心中一惊,猛地回头,发现破军不知合适站到了他的身后。

破军并没有死,也没有陷入沉睡!幽兰牧兴奋的跳了起来,眼眶含泪喊道“破军,你吓死我了,你竟然没有事,怎么一句话不说。你什么时候可以在天魔甲外凝结出形体了。”

“呵呵,你都晋升到筑基期了,还不出我是实体,还是幻影吗?”破军这次显得十分有耐心,并没有因为幽兰牧的不长进而生气,但就是破军的这种不同以往的和善,反而让幽兰牧心中莫名紧张起来。

成都免疫性不孕医院
72小时紧急避孕药的价格
石家庄子宫内膜炎治疗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南宁互联网